第578章 客客色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有两个民警悄悄的将手摸向了腰间,想要掏枪,林昆眼神冰冷的扫过来,“不想你们的爪子废了,就给我放老实点。”两个民警精神一抖擞,把手缩了回来。

一听这话,林昆身上的鸡皮疙瘩顿时就起来了,心说这小子该不会有断背山的倾向吧,再想到冯佳明那张白皙秀气的脸,心底更坚信这想法了。

等电话的另一头骂完了,丁队长这才敢小心翼翼的出口气道:“许局,今天晚上的事确实是我工作上的疏忽,我深刻的检讨,并马上把人放了。”

林昆跟着大部队刚要走,躺在地上的人工湖负责人却是跑了过来,一把揪住了林昆的衣服说:“你不能走!”

“主君的肥料发酵池,收了许多野草,又用黍米茎叶,这就是,暗含生态平衡之道吧?”看完书册里陆宁写的生态平衡的条目,尤五娘眨着水汪汪凤目,好奇的问。陆宁一呆,上下打量着尤五娘,一时无语。

林昆马上呵呵的笑了起来,这一笑宋哥和几个保安全都一愣,心说难道是要多了人家不买了?正当宋哥要懊恼的时候,林昆突然笑着说:“宋哥,我给你三万,把你们的网兜借我用用。”

冯远志的脸上一脸的为难无奈,这时冯佳明挤进了人群,来到了冯远志的身边,眼神厌恶的看了于亮一眼,转而对冯远志道:“爸,我们不理他,回家吧。”

两个小流氓一时间都没能爬起来,捂着嘴巴在地上痛叫,林昆才不管那三七二十一的,直接上去一人又是给了一脚,直接把这两人从地上像踢皮球一样给踢了起来,两人目光恐惧的看着林昆,方才的那股流氓、嚣张的气焰,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,等林昆抬起脚再要向他们踢过去的时候,这两人马上抱在了一起,门牙没有磕碎的秃瓢小流氓口齿含糊交代道:“大哥,别打我们了,我们也是受人指使的,真不是故意难为嫂子的。”

斗剑之后,本来本州杨刺史送来帖子,要为东海公洗尘,但陆宁却推拒了,宁可来和阿牛一家吃饭。

挂了电话,章小雅脸上的兴奋无以言表,嘴角噙着一抹阳光盛般的幸福微笑,呢喃道:“嘿,我找到你了!”

这一幕让众人纷纷吃惊,要知道这权限太珍贵了,一般来说学子进入道院后,都是老师们审核欲进入自己学系之人是否通过,只有少部分学子,他们才会主动给出橄榄枝。

胖子紧张地问,如果对方是人,那我们还怎么下手?就算是发了神经病,可是我们也不能杀了他啊!

角落里只剩下林昆、张大壮、何翠花三人,以前在学校的时候,出于林昆的关系,张大壮和周晓雅的交情一直不错,何翠花也曾听过张大壮提起过周晓雅,知道周晓雅是林昆的初恋,今天亲眼这么一看,果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,何翠花长的其实不丑,但她自问十个自己也比不上一个周晓雅漂亮。

“走,咱们也过去打个招呼,我得跟这位美女校花认识认识。”冷玉丽拽着黄权的胳膊,就朝周晓雅走去,黄权顿时满脸恐惧,看他媳妇一脸冷笑的表情,真怕待会儿闹出什么烂子来,于是他苦苦的哀求道:“媳妇,咱别惹事,行么?”

中港市盛产美女,但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就有这么一位漂亮的女警花,这多少让金柯感觉到意外和惊喜,从他第一眼见到沈曼开始,心底就已经打定了主意,早晚得将这位美女警花给潜规则了,让她成为自己的玩物!

别的事情上,林昆绝对有闪电一般的反应速度,但在这男女的事上,他明显迟钝了,被周晓雅吻了个措手不及,周晓雅的红唇触碰到他嘴唇的一瞬间,他的心跳一抽紧,紧跟着浑身都仿佛电流一样划过。

“有多想呀?”林昆笑着问,澄澄抬起小脑袋,一副小孩子极其认真的表情看着林昆,道:“很想很想,每天除了玩和睡觉,剩下的时间都想妈妈!”

“少特么的废话!”这哥们显然是不买林昆的账,目前最重要的是讨好新来的局长争取从轻发落,否则以后在这警察局里怕是没法儿混了。

尤五娘吓了一跳,身下却是一热,这次却是千真万确的,再次失禁,她脸伏地,急急道:“奴,奴不敢……”

粉红色的印着性感女郎的牌匾悬挂在一栋老楼的门梁上,林昆把车停在了门口,这种洗头房白天一般都没什么生意,只有到了晚上才会红火。

林昆有些惊讶的回过头,就见林昆正朝他走过来,他也不知道为何紧张似的,赶紧从躺椅上坐了起来,咧嘴笑道:“老婆,你怎么没睡?”

“你……”韩心气节,就要冲中年男道士大声的喝喊,被冯佳慧一把拦住,冯佳慧趁机贴到韩心的耳边,小声的道:“不要惹这个疯子。”

“铛~~~~~~”没一会,链条脱落的声音随之传来。看到这一幕,女皇帝眼睛一下子明亮起来,脸上喜悦之色难以掩饰。“嘿嘿,我的小冰虫无所不能。”祝明朗冲着女皇帝笑了起来。

冯远志不想让老婆担心,就笑着说:“没有,可能白天学习太累了吧。”

再说了,能进天楚集团当保安的那都是一般人么,普通退伍的兵蛋子想都别想,最低也得是正连级的干部,而且还得通过重重的筛选考核。

“余公子……”许大头赶紧笑脸迎了上来,只是他这一张笑脸,看起来也实在令人不敢恭维。

林昆笑着冲身旁押着他的小弟道:“哥们,这座山就是马良山吧?”这小弟白了一眼没回答他,反而训斥了一句,“都特么的要死到临头了,还管什么山!”

张大壮不想别人看扁林昆,就想替林昆解释两句,结果被林昆一个眼神给拦住了,这样挺好的,很容易的就能看出哪些人值得交,哪些人不值得交。

李照龙升上了车窗,车子驶离了天火酒吧。于骁直起了腰杆,脸上闪过一抹寒光,冲身旁还站着的手下吩咐,“做的干净仔细,不要轻易被人察觉是我们干的。”

新月如钩,星光闪耀,夜已经深了,林昆拿出手机想给林昆打个电话,问问她什么时候回来,这也算是尽到老公的责任,不等他把号码偶出去,手机嗡嗡的震动了两下,林昆的短信发了过来:澄澄睡了么?

“好哦!”澄澄马上拍手叫好起来,开心的道:“爸爸亲妈妈了,爸爸妈妈好恩爱哦!”

突发的事件,马上引来周围无数人的围观,这商业街本来就是繁华之地,一时间围观的人围的足有里三层外三层,人群的外围突然响起了一声叫喊,“让开,都特么的给我让开!”

林昆嘴里骂了句,扶着墙站稳,伸脚冲绊着他的那个东西踹了两脚,马上就传来了两声微弱的呻吟,林昆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凛,掏出打火机就向地面上照去,结果打火机的火光一亮,他顿时惊讶的倒吸一口凉气。